香港乐坛2012四大颁奖礼:奖项变全城围攻

2019-02-09 03:39

香港乐坛2012四大颁奖礼:奖项变全城围攻



  南都讯记者王击凡发自香港 跟往年一样,今年的香港乐坛四大颁奖礼依旧呈现一片颓然之势,各种“骂战”、“退出”、“杯葛”、“偏帮”新闻层出不穷,门外看的人觉着热闹,门内的乐坛一分子只觉无限悲凉。古巨基避席四台颁奖礼、邓紫棋站出来“声讨”商台、关心妍因香港电台赛果而退出乐坛江湖……拿走“亚太区最受欢迎男歌星”的再也不是香港人,而是“冷手执个热煎堆”的LO LLIP O P F。当奖项变成“全城围攻”的鸡肋,即使容祖儿、陈奕迅每年继续称霸称王(祖儿今年在四台共拿下13 .5个奖项,E ason以12个紧随其后),香港乐坛的未来前景仍然扑朔迷离。T V B提议了许多年的更有公信力的“四台联颁颁奖礼”,据说有望在今年实现。熬过传说中的“世界末日”,2013年的港乐,会等得到涅槃重生的一日吗?

  赛制:新城劲爆颁奖礼基本上是以新城电台每周的“新城劲爆流行榜”中各首上榜歌曲的流行程度作为依据,颁奖礼则是每年一度的总结。新城一向以奖项众多著称,“劲爆歌曲”有21首,此外再分出卡拉O K歌曲、广告歌曲、合唱歌曲、原创歌曲、改编歌曲、铃声、网络歌曲、热播歌曲以及“我最欣赏歌曲”,种类繁多。从2000年仅颁发53个奖项增至今年的163个奖项,新城在香港娱乐圈被戏称为“分猪肉奖”,意指差不多每一位愿意出席颁奖礼的歌手都可以获奖。面对外界指责,新城曾一度把奖项“减”至94个(2006年)。

  四大颁奖礼争夺最激烈的那几年,每个颁奖礼都在争着“打头阵”与“压轴”,最终新城成功争到了“开门红”的位置,每年都在圣诞BoxingDay的前后向乐坛歌手“大派礼物”。新城的奖座可谓是四大颁奖礼中最大型的,每年的大热歌手总会用双手捧起多个“巨奖”,拍起照来甚是壮观。由于“皆大欢喜”,新城总是齐集了香港乐坛的大部分成员,不过歌手们私底下都认为该奖更像“过家家”,缺乏权威性。即使全年没有发唱片、出单曲,伟大的新城依旧可以“巧立名目”为你量身订造一个掷地有声的奖项名称!由于奖项太多,导致流程冗长至极,据港媒报道,今年节目才进行到一半已经走了一大半观众,歌手们对着一堆空凳子表演,索然无味!

  赛制:商业电台的叱咤乐坛流行榜创办于1988年,以“推动本地乐坛”为主轴,初期的口号是“专业推介”与“乐迷投票”,分别成为了日后该颁奖礼播放率奖项和“我最喜爱”奖项的重要基础。叱咤每年会颁出大约30-40个奖项,除了由乐迷投票的数个“我最喜爱”奖项外(“叱咤乐坛我最喜爱的歌曲大奖”由现场观众一人一票投出,并会做现场唱票),其他奖项则是依据全年度所有华语流行曲在“903专业推介”的播放率而颁出,评审准则的透明度相对比较高,在四大颁奖礼中是口碑较好的一个。

  早在第一届的叱咤颁奖礼,商台已经设立了“叱咤乐坛我最喜爱的歌曲大奖”,强调全民投票、以听众选择为依据,是叱咤一贯以来区别于其余三个颁奖礼的卖点所在。除了播大热的流行情歌,商台D J也会积极推广本地小众歌手、唱作歌手、B and队等偏门作品,每年的“叱咤十大”总是有好几首你叫不出名字来的冷门歌。商台还坚持让每位得奖歌手完整唱完一首歌,以尊重音乐人的心血,这在香港乃至华语地区的颁奖礼来说都是罕见的。商台的独特口味令乐迷叫好,也有不少人将叱咤视作一场“小圈子游戏”。不过,近几年的叱咤颁奖礼被指“变质”,商台高层甘菁菁、环球高层黄剑涛的夫妻关系也常遭人诟病,陈奕迅、M r.、吴雨霏等环球歌手今年继续横扫叱咤,G .E.M 。经纪人张丹指商台偏帮“环球一姐”吴雨霏、因而杯葛叱咤,更有网友戏称叱咤已经变成大半个“环球唱片颁奖礼”,变成真正彻头彻尾的“小圈子游戏”。

  赛制:按照TVB的官方说法,劲歌金曲的各大奖项得分均由以下三个部分构成:20%的公众投票(TV B官网、TV B周刊、短信投票、汇应通热线%的大会评审投票(TV B及各电台代表、音乐人代表),60%的无线音乐统筹委员会(简称“音统会”)投票。换言之,占最大比重的依然是无线“音统会”的一众高层,难怪在T V B颁奖礼上最多人感谢的不是M ani、Paco,而是乐易玲!

  始创于1984年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,在“谭校长”、“哥哥”争锋的年代,也曾经历过万人空巷等看电视的辉煌时刻。“四大天王”、王菲、郑秀文、彭羚、陈慧琳逐一退出颁奖礼后,跟“四大唱片公司”闹翻的劲歌也在走下坡路,地点从红磡搬到电视城“一厂”(只有700个座位),今年甚至因为没有赞助商而停办官方庆功宴,得奖歌手只好自掏腰包为自己庆功。劲歌的评审标准一直惹人非议,虽然后来T VB开始严格执行歌迷投票及监督评审委员会的投票过程,但“黑幕重重”的说法依旧不绝于耳。少了“四大唱片公司”的巨星坐镇,这几年的劲歌越来越像台庆颁奖礼,林峰、钟嘉欣、陈法拉、郑欣宜轮番上阵拿大奖,林欣彤、冯允谦、许廷铿等T VB自产自销的“巨声帮”风头甚至盖过不少二线歌手,连陈慧琳都建议劲歌应该取消“亚太”奖项。

  赛制:自1978年开始举行的十大中文金曲,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乐坛颁奖礼。该奖项由公众及音乐专业团体参与评选,通过委托独立机构进行民意调查(占50%)、公众表格投票(占30%)、唱片界/传媒界/广播界/作曲填词界投票(占20%)等定下获奖名单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得奖歌手外,每首十大中文金曲的作曲、填词人均有份得奖,这是十大中文金曲的特色。此外,十大中文金曲颁发的最高荣誉大奖“金针奖”,更是香港流行乐坛巨星地位的象征,罗文、张国荣、梅艳芳、甄妮等前辈均曾获颁此奖。

  十大中文金曲的赛果一向相当“正路”,但也不会有太大惊喜。近年来,香港电台似是在向新城学习,十大中文金曲不断增设新奖项,可是真正有分量的得奖歌手少之又少,无论再多几个奖,依然是陈奕迅、容祖儿笑傲江湖。为了彰显十大中文金曲的“有容乃大”,五月天、王力宏、张靓颖这些甚少出席香港颁奖礼的歌手也被列入本届的得奖名单,但这也不能掩盖十大中文金曲已成明日黄花的事实。“优秀流行歌手大奖”时而10个、时而11个、时而13个(今年是12个),十首金曲也变成了12首,主办方说是“好歌、好歌手太多,希望奖项分得更均匀”,可是像《失恋哲理》这样的全城K歌却依旧是“颗粒无收”,难怪关心妍在参加完十大中文金曲后决定退出乐坛!

  “年少多好,顽劣多好”,一曲流行了一整年的《年少无知》,道尽2012年香港乐坛的酸甜苦辣:“旧日所相信价值,不必接受时代的糟蹋”,经历“四大唱片公司”风波、“舞影行动”的买奖疑云、“四台联颁”奖项及“传媒大奖”的取消,香港乐坛颁奖礼原有的“核心价值”,到底还剩下多少?如果能重拾当年一往无前的勇气,大概港乐仍能找回昔日群星璀璨的荣耀年代。这是最坏的年代,也是最好的年代,什么样的时代,就有什么样的时代曲,只要挺住,一切还有希望。南都记者王击凡

  2012年的香港乐坛没有《那谁》、《喜帖街》、《好心分手》这样的“国民金曲”,继去年胡夏的《那些年》抢占“叱咤十大”第二位后,今年则轮到“过江龙”陈芳语的《爱你》威风八面,国语歌的火速走红,侧证了粤语歌的江河日下。幸好,我们还有全城热唱的《年少无知》,陈豪、林保怡、黄德斌三个电视艺员的初试啼声(三人中只有林保怡曾经推出唱片),为粤语歌保住了几分颜面。如果说《天与地》是去年的最佳剧集,《年少无知》就是属于香港人的心声之作,“如果命运能选择”的诘问,实实在在地敲打在每个乐迷心头。走到了十字街口的香港乐坛,的确也需要重拾起少年时那份稚嫩、无所畏惧的勇气了。令人意外的是,在多个颁奖礼都有所斩获的《年少无知》,居然在“娘家”T V B的劲歌颁奖礼“捧蛋”,个中缘由耐人寻味。

  G .E.M 。自拍短片“声讨”商台,其经纪人直指商台为捧吴雨霏而打压G.E.M .;与此同时,大姐大甄妮也出言骂G.E.M 。没礼貌“不跟前辈打招呼”。看来G.E.M 。是“越骂越火”的命格,虽然缺席了叱咤颁奖礼,但她却在其余三个颁奖礼连扫七奖,仅次于容祖儿、王菀之,名列女歌手得奖三甲之列,更有消息指,T V B为与商台分庭抗礼,决定今后力捧G.E.M 。成为真正的天后。虽然G .E.M 。在十大中文金曲被甄妮“暗寸”她“目中无人”,但这却无损G .E .M 。的好心情,G.E.M .2013年个唱的最贵门票虽然高达1280港元,却在开票4分钟内火速售罄!G.E.M 。表示“无言感激,太圆满”,其经纪人张丹亦向南都记者表示:“除了1280港元卖完之外,其余票价的票在正式开始电话购票后亦已接近卖完,所以我们正在考虑加场。”之所以创立1280港元的“天价门票”,张丹说希望能多带些观众到后台参观。歌迷抢购G.E.M 。的门票造成网络塞车,反观同期开唱的前辈甄妮,依然有不少门票滞销,销情告急。

  颁奖礼自然是“有人欢喜有人愁”,连诗雅的《到此为止》虽然在网上爆红、成为Y outube去年点击率最高的粤语流行曲M V之一,却无缘成为“叱咤十大”,难怪连诗雅在赛后出言暗讽商台。拿不到“叱咤十大”的《到此为止》最终入围了十大中文金曲,“堤内损失堤外补”,但另一首K场大热《失恋哲理》却失落十大中文金曲,对这首歌寄予厚望的关心妍难掩失望之情,在微博扬言“再努力最终都失望,我也不能再坚持了,只希望今后好好过我 杨太 的生活”,暗示接下来要退出乐坛。每个颁奖礼都有自己要力捧的歌手,再冠冕堂皇的投票机制,有时也比不上电台、电视台高层的一声令下,很多“上位”已久的歌手觉得这个游戏不公平,早已拒绝再玩,正如今年“懒理”四台颁奖礼的古巨基。不过为求“公平起见”,被传“亏待”古巨基的商台依旧给基仔颁了一首“叱咤十大”,新城、无线这两个与基仔私交甚笃的台反而毫不留情,“不到没奖”的规律谁也没情讲!

  今年是杨千女华第八次拿到叱咤的“我最喜爱女歌手”,她演唱2000年的得奖作品《少女的祈祷》,被指是最后一次出席颁奖礼的情怀式致敬。前辈逐渐退隐,后辈可以“上位”:钟嘉欣首次夺得“新城劲爆女歌手”;在M r.、Rubberband的阴影之下苦熬多年的乐队DearJane打入“叱咤十大”;一直在二三线徘徊的澳门歌手小肥,今年终于拿到自己的第一首十大劲歌金曲;卢凯彤拿下商台“叱咤乐坛唱作人”铜奖、香港电台“优秀流行国语歌曲奖”……在这片“后辈夺位”的狂潮中,“超级巨声”出身的许廷铿与“亚洲星光大道”的罗力威表现亮眼,才出到第二张唱片的许廷铿在新城、T VB、香港电台三个颁奖礼上都抢到了一首金曲,罗力威更入围叱咤“我最喜爱男歌手”五强。